当前位置:首页>警营文化>警界人物

【我的警察故事】在探索真相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我的警察故事】在探索真相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我叫陆高升,来自温岭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  

    首先,很庆幸自己能够进入这支团结协作充满凝聚力的团队:这里,不仅有帅气警察,劳模警花,还有可爱威武的警犬战友,在我们的领头羊陈军辉主任的带领下,刑事科学技术室,这支充满战斗力的阳光团队,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鼓励着我们不断提升自己。  

    谈起“为何从警”,2010年从医学院毕业后,我通过公务员考试,幸运地成为了温岭市公安局的一名法医。 

    刚入职时,陈军辉主任讲到:法医是一个特殊的职业,每天穿行在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之间,代替死者向活着的人说出他们来不及说出的话,是赋予法医这个职业的特殊使命。 

    法医更是有两件衣服,穿上象征职业的制服,一件是救死扶伤的白色大褂,另一件就是现在英武挺拔的藏蓝警服。前者是救死扶伤的天使,后者是服务人民的公仆。而法医,是将这者的合而为一。

    进入这两个职业,都必须经历宣读誓言的过程,依稀记得医学生誓言中的开篇: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也记得两千多年前西方就流传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结尾:如我违背了医者誓言,请医神阿波罗及天地诸神给予我最严厉的惩罚。但更记得人民警察的入警誓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

    谈起“如何做警”,似乎这个警察的“警”字上下拆分开来就给了我们很好的诠释:上半部分“敬”字的慎始敬终,以及下半部分“言”字的谨慎言行。身为人民警察,就要为人民服务,务实工作,谨慎自己的言行。作为一名法医,更要处理好自己的一言一行。在工作中经常会碰到损伤长度介于标准临界值的情况,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法医前辈陈军辉主任的告诫:从事这项工作,不仅需要丰富的医学知识与经验积累,更需要法医心中的道德标尺发挥作用。 

    在此,给大家介绍法医学界的一位传奇人物—英国的伯纳德.斯皮尔伯里爵士,他的一生解剖过25000多具尸体,细致、严谨的工作使陪审团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当成真理,他提供的证言,曾将几十名杀人犯送上绞架。每当法庭传伯纳德.斯皮尔伯里到庭时,站在被告席上的嫌疑人则吓得魂飞魄散、面如死灰。而伯纳德出庭的消息,第二天一定会登上报纸的头版。 

    谈了国外的传奇,环顾自己的周边,这种史诗般的人物总是凤毛麟角,而最多的是扎根岗位、默默奉献的普通公务员们。我所在的单位,温岭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承担了温岭市各类恶性刑事案件及城区盗抢类案件的现场勘验工作。案发时间段的不确定性,决定了我们工作时间的不确定。往往是深夜一个电话,匆匆告别了被吵醒的妻子,就要马上奔赴现场。现场勘察完毕,同事们围坐在马路边上,一边分析案情,一边在不知不觉中迎来东方既白。 

    去年,为了响应警营文化建设,我们找到了温岭市公安局历史上的第一位技术员----林锡华老先生,在他的家里,林老拿出了1956年赴杭州培训时的学习笔记。翻阅林老的笔记,字迹之工整、内容之详尽,令我们这些小后生们汗颜。其中很多的内容,放在现在还是相当的实用。攀谈中,林老对五十多年前的许多案件还是记忆犹新,说到自己当年的经典案例更是手舞足蹈。临走时,林老将视作宝贝的笔记本交由我们保管。这不仅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忆,更是一份敬业爱岗的精神的传承。  

    谈起“为谁用警”,结合自身法医工作的对象,主要包括伤害案件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非正常死亡案件的处置以及强奸案件的办理等。工作这几年下来,感觉法医勘验现场的过程像极了一场演出,而观众就是围观的老百姓,他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有的怀里抱着婴儿,有的干脆捧着外卖占据有利地形。 

    巧的是,法医通过围观破获了一起杀人案件。2010年,在我市某海塘发现一具男尸,经勘查,系他杀。当天大雨倾盆,现场的物证被冲刷一空,加上案发地点偏僻,调查工作一时陷入了僵局。这时,法医瞿志军主任在围观的人群中,发现一个刚赶海回来的人,脸上有一处细小的血滴。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性,提取血样经DNA检验后,确认系死者血样。这时,谁是案犯大家也心知肚明了。

    刑事科学技术,乃事实认定之基石。

    在法医工作中,经常能碰到一些特殊的案例和特殊的群体。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些性侵幼女的案件。小女孩因为年龄太小,被案犯实施了暴力侵害之后,导致严重撕裂,鲜血染红了整条裤子,让人目不忍睹。在急诊室里,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穿透了整条走廊,也刺痛了我们的心。

    面对嫌疑人的百般抵赖,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想上去给他几个拳脚。法医也想但是不能,找寻证据,探索真相。这才是我们的职责之所在。我们需要冷静地和手术医生沟通,帮助提取有效的生物检材,照片固定受害者的损伤,仔细勘察现场,更应该戴起橙色眼镜,打着蓝色光源,找寻精斑。证据不会撒谎。使嫌疑人面对铁的证据,认罪伏法,还公道于人心。为的是,再见到受害的小女孩时,能自信满满地回答:小朋友,别怕,坏人已经被警察叔叔关进去了。一个小插曲就是,在医院的手术室里进出的多了,法医不用出示证件,凭着这张脸,就可以直接进场,这种感觉,挺好。 

    在我们刑科室的文化长廊上,有一篇题为“刑事技术铭”的文章。今天请允许我引用铭文中的一句,作为这次这个演讲的结束语,并以此与大家共勉:“法医死生大事,不萌丝毫慢易,未能悲智双圆,也当心向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