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警营文化>警界人物

汤军辉:警营中的“励志哥”

 

35岁的汤军辉,是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

他乐观、开朗、顶真,是各任所长眼中“把事交给他办令人放心”的宝贝疙瘩,也是同事好友口中敬佩不已的现实版“励志哥”,仅有初中学历的汤军辉自学高中、大学课程获得浙大法律专业大专文凭,并经公务员考试成为警察队伍的一员。

 没事“找事”的警察

工作中,汤军辉是一个爱顶真的人,顶真的事在旁人看来或许都是些小事。

今年的34日傍晚,在南峰街道青口园村得天塑料厂内,仙居人陈某不慎刮擦了前来送货的江苏司机张某货车后视镜,两人因此发生争吵并引发打架,江苏司机张某头部被陈某打伤。

考虑到自己骂人在先,又是在别人的地盘,张某表示不想追究。

按理说当事人都主动提出放弃追究了,汤军辉大可以顺水推舟把这事结了算了,可顶真的汤军辉没有这么做。安抚了张某后,汤军辉连夜赶往陈某家里磨起嘴皮子,直到凌晨1点多。

“汤警官,就冲你这份热乎劲,我愿意向他道歉,赔偿医药费。”从汤军辉手里接过陈某赔偿的2000元,张师傅深感意外,“我以为外地人碰到这种事肯定要吃亏的真是没想到了,太谢谢汤警官!”

而像这种当事人主动放弃追究,汤军辉却较真追究的事可不是一回两回。

2012819清晨6时左右,白塔镇的吴老汉拉着一车自家地里的西瓜,在南峰北路与花园路交界路口处叫卖,住在附近的陈某出行时,嫌吴老汉的车挡住了他的去路,性格火爆的陈某二话不说就砸坏了吴老汉的电子称和几个西瓜,

很少出远门的吴老汉直到上午10时才辗转找到城关派出所报了案,憨厚淳朴的老人告诉汤军辉:人要是找不到就算了。

安顿好老人后,汤军辉马上展开一系列工作,由于事发时间是清晨,没有目击证人,直到当天晚上汤军辉才找到行为人陈某。

第二天,汤军辉放弃了休息时间,把双请方到派出所,经过工作,原本态度强硬的陈某高高兴兴向吴老汉赔礼道歉,拿着赔偿来的200元钱,淳朴的老人感激不尽。

 “励志哥”心中的牵挂

刚到派出所工作的那年,汤军辉每次回家都会在选择路段和车费便宜之间纠结不已。后来,为节省车费,他干脆把老家的那辆摩托车骑到仙居来,风雨无阻。

心酸故事背后源于汤军辉有着不为人知的家庭压力。

汤军辉的母亲因为20年前的一场意外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长期卧病在床,有时连生活都无法自理,甚至还时常会毫无征兆地晕倒,或一转身不知哪根神经受迫就会半身失去知觉平常每年的医药费都在23万元。

因为母亲的病,初中毕业,汤军辉就不得不放弃心爱的学业,走上社会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他做过修理工、摆过地摊、卖过水果,但他凭着顽强的毅力自学了高中、大学课程,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浙大法律专业大专文凭,2008年通过公务员招考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因为母亲的病,汤军辉的工作压力是异于常人的。

去年1115日晚,他正在杨岸村与几位村干部一起调解一起农事纠纷,突然老家邻居来电话:“你母亲晕倒了,快回来!”

因为调解工作正处紧要关头,汤军辉强忍心中的焦急,一边悄悄打电话委托邻居先把母亲送往医院救治,一边不动声色耐心地做着调解,直到凌晨1点才匆匆赶回家,处理母亲的治病事宜。由于调解双方约定第二天签协议,没等天亮,在母亲稍为稳定的情况下,他又骑着摩托车赶回了单位。

这样的情形,每年在汤军辉的身上都要发生10几回,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他没有耽误工作上任何一点事。

  带伤继续押解逃犯

当有人问他当警察的最大感受是什么时,汤军辉说,当警察就意味着吃苦,意味着奉献,意味着牺牲。

  200998日,汤军辉奉命和同事一起赶赴云南将落网逃犯刘某押回仙居,此时正值昆明遭遇多日的暴雨,暴雨夹着大风,道路一片泥泞,黑暗中车子翻入路边3米多深的水沟里,汤军辉右手肘部表皮被撕去了一大块。在当地医院,医生给汤军辉缝了26针,并要求他住院作进一步治疗。

为了不给所里增加压力,及早押回逃犯,汤军辉请求医生开了几瓶消炎药带在身上。经过4天的辗转回到仙居。看到右手缠满纱布的汤军辉,逃犯刘某都禁不住感叹:警察兄弟,你就先住几天医院治疗吧,我不跑!

    由于路上没条件换药,汤军辉的伤口已出现了严重的炎症,留下一大片疤痕,现在下雨天还会时不时酸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