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警营文化>警界人物

【警察故事】鬼手佛心——法医陆高升的工作记忆

    悲悯,法医的另一面

    “恩人呐,谢谢啊!没有人民警察,我不可能跟儿子重逢啊!”法医陆高升的手被老杨紧紧拽住,找到了失散二十二年的儿子,七十三岁的老杨不禁泪流满面,情绪激动。看到这重逢的一幕,陆高升的眼眶也不禁湿润了:“能看到你们父子团圆,就是我们人民警察最大的安慰。”

    这样的重逢场面,陆高升一共看了九次,每次都让他心潮澎湃,不能自己,这样感人的重逢场面却源自陆高升的灵光一闪。

    2016年4月,温岭刑科室配合民政部门,对温岭辖区内的101位受政府救助身份不明人员进行拍照、指纹采集、DNA血样采集,法医陆高升负责这件事。陆高升给这101名无名氏建了详细档案,照片配上救助时间、年龄、口音及体貌特征,看着长长的一串名单,准备存档的陆高升突然想起一件事:“微信是现阶段最流行的通讯手段,朋友圈的扩散速度和宽度都非常规所及,如果把这群受救助人员的档案放到微信平台上,会不会帮他们找到家呢?”想到这里,陆高升迅速开始整理资料,4月21日,一篇名为《我想回家,请帮帮我吧》的帖子,出现在温岭刑科室微信平台上,帖子扩散得很快,好消息迅速传来,帖子发布的第二天,黄岩的林大姐一家从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林大姐的身影,他们马上联系,很快将林大姐接回了家。林大姐回家了,陆高升的方法奏效了!

    通过网络媒介和DNA信息采集,越来越多的亲人重聚了。

    5月12日,流浪一年多的小刘和小梁回家了。

    5月14日,小叶见到了自己的弟弟。

    ……

    短短三个月,九个家庭重聚了,而最令陆高升感动的还是四川的小喻兄弟俩寻找母亲的经历。

    小喻兄弟俩的母亲于2008年在金华走失,一家人在金华苦苦寻找三年无果,2011年,兄弟俩在绍兴街头看到一名精神失常的女人,和母亲很像,他们将她接回细心照顾并送去医院治疗,可当她病情好转后却得知并非自己的母亲,带着遗憾,兄弟俩将这位母亲送回了家,让她和自己的儿女团圆。转眼8年过去了,可是兄弟俩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母亲,今年7月9日,小喻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网上搜索母亲的名字,温岭刑科室的寻亲帖跳了出来,小喻一眼就认出了母亲。兄弟俩立刻赶往温岭,苍天不负苦心人,失散8年的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离开温岭之际,兄弟俩和母亲一起,深深地给陆高升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鞠了三次躬。

    陆高升说:“每一次重逢都让我震撼,他们相聚的场面让我觉得身为警察的意义,怎样的辛苦和努力,都值了!”

    法医陆高升,男,1987年7月出生,2010年在温岭市公安局刑科室工作至今。“为死者言,为生者权”,严谨公正,法医的一面。

    2014年7月,一份档案摆在了陆高升面前,交警在查处一名驾驶人酒驾时,被驾驶人投诉在车外被交警殴打致伤。事件性质恶劣,网上信息潮水般上涨,引发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当事交警百口莫辩,难题摆在陆高升面前。“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不能只听一边言语!”陆高升仔细思索,最后决定还是要回到现场去。在对驾驶人所驾车辆一寸一寸详细勘验时,陆高升试图还原当时的查处场景,突然,他在驾驶座的仪表盘附近发现了一点异样,黄色油脂!陆高升太熟悉了,那是人体脂肪,不是说在车外被交警殴打吗,为什么和驾驶人伤口相符的仪表盘处会有人体脂肪。在证据面前,驾驶人不得不承认了为了逃避处罚而自残栽赃交警的行为。

    2014年的一起伤害类案件中,辩方律师对法医鉴定意见提出多处疑问,此次出庭是新刑诉法实施以来,温岭市内鉴定人首例出庭。接到出庭通知后,陆高升开始了充分的预备工作,查询资料,翻阅文献,多次模拟庭审,针对律师提出的问题,列出应对方案。当站在庭审现场的那一刻,陆高升无比镇定,深厚的专业功底让他在和律师的交锋中游刃有余,有理有据,对答切题,控辩双方及法院方都认可了陆高升的表现。这是温岭法庭上第一次出现鉴定人的身影,陆高升奏出了一个漂亮的开篇乐章!

    陆高升说:“法医也苦的,有时脏臭,法医也累的,经常通宵,但法医于我,是志业,一生所系的向往,乾坤朗朗,还原事实真相的那一刻,再多的苦累,顷刻间便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