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警营文化>警界人物

【警察故事】施慧慧:带病坚持工作 轻伤不下火线

    2013年9月,25岁的施慧慧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公安机关,被分配到大溪派出所潘郎警务室,同事们都称他为“施大人”。3年来,他一直坚守在公安第一线,踏踏实实、兢兢业业、默默地为大溪潘郎的治安稳定贡献着力量。

得了重感冒 仍然坚守岗位

    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施慧慧把工作永远放在第一位,特别今年,加班加点、连续作战成为他工作常态。他常说,从事了公安工作就意味着奉献,舍小家顾大家。

    7月21日,由于连续的加班,加上父亲生病,老婆生孩子,施慧慧也由于过度劳累得了重感冒,连续发烧的他仍然带病坚持工作。这期间,施慧慧依然如往常一样一大早就到值班室值班,然后就开始了接警、处警、办案等一系列工作。这一切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了,只是他那一串接一串的咳嗽声,引起了同事们的注意:“施大人,感冒了?请假去医院看看嘛。”面对同志们关切,施慧慧摇了摇手:“没事儿,等空闲一点再去。”

    就这样,他扛着病坚持着自己的工作,这一坚持,就是坚持到了晚上,施慧慧突然接到警情:在温岭市大溪镇前溪村村部边小店内有人赌博。感冒了感到特别寒冷,他披上一件春执勤服就和同事们一起直到了老同志,现场人员都惊呆了,现在可是大夏天,别人穿短袖都觉得热,他却却了一件春执勤服。后来,大家得知施慧慧由于高烧怕冷才穿这么厚的,他说:“警情就是命令。”他的坚持,在场的同志都非常感动。

    当晚所里抓获20余名涉赌人员,全所治安民警都加班加点做笔录,施慧慧也坚持和同事们一起通宵办案,直到第二天,施慧慧才独自一人去医院输液,可输完液的施慧慧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为了不将感冒传染给他人,他还默默地戴上了口罩,大家都称他为“口罩哥”。

自掏腰包 助少年回家

    2016年1月27日11时20许,大溪派出所潘郎警务室接群众报警称,在大溪潘郎水渚村老人协会有一名少年被其家人遗弃。

    接群众报警后,大溪派出所民警施慧慧带领协警迅速出警到现场,只见一名身穿单薄校服的少年站在路边,嘴唇已经被寒风冻成了黑紫色,抖抖索索地站在寒风中。

    经了解,少年叫小颜,17岁,温州乐清市人,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他的养父是哑巴,养母有精神病,全家就靠养父帮人灌煤气赚点小钱度日,随着小颜的长大,生活开支越来越大,养父的弟弟担心哥哥负担大。一直在找机会遗弃他,让他去找亲生父母。这次叔叔谎称养父在灌煤气时被面包车撞伤,将他从学校接了出来,两人一起坐面包车来到温岭火车站,随后叔叔偷偷离开。小颜说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被叔叔丢弃了,说着便低下了着哽咽起来。

    施慧慧将小颜带回了潘郞警务室,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暖身子,等他稍微暖和点了,民警询问小颜认识回家的路吗?小颜说只要坐上大荆的车就认识回家的路,于是民警塞给了小颜200元回家的路费,并将他送到车站,委托一位开往大荆方向的热心面包车司机将这个可怜的孩子送回家,看着小颜高兴的脸庞,施慧慧这才放下了心中大石。

    虽说是不成熟的新警,但施慧慧做事细致:把小颜送上车前,为了小颜不饿肚子,他还在小店给小颜买了面包,矿泉水,并留了司机电话,以便联系。回到所里已是12点多了,饭菜早凉了,但施慧慧吃得很香。“警情就是命令,哪怕你刚拿起筷子,也得放下。”他说。

    正是在这些看上去鸡毛蒜皮的小事中,施慧慧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慢慢成长为一位合格的民警。

巡逻捡到钱包  不厌其烦找失主

    生活中,施慧慧是为民解忧的贴心人,乐于帮助同事的热心人,正是他的无私、爱心赢得了群众和同事的称赞。去年8月9日晚7时许,施慧慧和同事在潘郎水门后村巡逻时,发现路边田头有一个米色的挎包,周围无人,遂下车查看,发现包内有挎包内有一条手链,金色的,一条项链,银色的,还有一个红色的钱包,钱包内有现金,银行卡、临时身份证等物品。

    钱包内有一张临时身份证显示是一肖姓女子,贵州人,施慧慧将找寻失主的希望寄托于这张临时身份证,于是带着包回到警务室,通过人口信息查询查到了失主的联系电话,但没想到电话号码却是空号,施慧慧只能在包内找其它有价值的线索,通过仔细查看发现钱包内留有两张办理手机业务的小票,小票上留有电话,于是施慧慧试着拨打了小票上的电话,但是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施慧慧只好用手机给失主发送短信:我是大溪派出所民警,你钱包丢在了田边的小路上,有群众捡到并报了警,现在您的钱包在大溪派出所潘郎警务室,看到短信后请速来领取。可是过两个多小时,施慧慧见还没有人来领取失物,于是又给失主打了好几通电话,但是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直到中午11时许,施慧慧拿起失主银行卡准备去银行看一下有没有其他联系方式,这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士匆匆赶到警务室,“我是来领丢失的包的。”

    原来,8月9日晚上和朋友一起去KTV聚会,当时喝了很多酒,朋友送她到离家不远的路口就走了,她回家经过田边小路,晕晕乎乎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包扔了。直到第二天10点多起来还未发现包不见了,等她洗漱完毕手机开机,看到民警发的短信,才知道自己钱包丢了。拿到丢失的挎包后该女子为自己当晚喝酒丢包感到内疚,并连声感谢民警为他挽回了不必要的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