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台州社区、村庄警民恳谈解决问题改进工作

9月6日起,每月的6日,在浙江台州的社区、村庄,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热烈的场面——警民围坐在一起,民警面对面地听取群众的呼声,及时解决问题改进工作。

  这里没有主席台,也没有发言席,居民们都围坐在一起促膝而谈。“恳谈会”谈得最多的还是百姓身边的难事急事。

  12月6日晚7点 ,台州市路桥区古街社区的小广场上,灯火通明,人头攒动。这里没有主席台,也没有发言席,居民们都围坐在几十把长条凳上。

社区民警王郑首先向居民们通报了上个月社区的警情和上一个恳谈会群众意见、建议的落实情况。话音刚落,100多位居民代表就纷纷打开了话匣,问题如连珠炮一般抛向了社区民警:

“出租房屋太乱,该严管。”

“孩子喜欢去网吧玩游戏,怎么引导他把心思用到学习上?”

“家里进了贼,该怎么办?”

面对居民代表提出的问题,社区民警王郑和李烨浩先后认真作出了回答:

“公安将加大打击接待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家长也可以举报……”

发现住宅有小偷,“小偷进来后,首先要在注意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认真记住对方特征,并伺机报警或制伏小偷,也可以向邻居求救……”

你一言我一语,“恳谈会”谈得最多的还是百姓身边的难事急事。他们有的要求关注社区随意停车,有的反映老年人活动场所没着落,有的希望制止赌博……接连有好几位居民说:狗患已成了公害,邻里为此吵架。同坐在木凳上的民警李烨浩立刻表态:要督促有关部门用经济手段提高养狗“门槛”,学习北京等外地经验划定养狗区域,落实防疫等措施。

不过,也有的问题难住了民警,比方如何解决停车难,这不是民警能管得了的事儿,“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在会后立即解决,不属于公安的问题,一下解决不了的,我们将会向其他部门转交”,社区民警王郑向群众解释道。

沟通不光反映具体困难,群众还想与干部们探讨问题。蔡志毅老人一看到“恳谈会”公告,回家扛了条板凳赶来发言:“凌晨1、2点是治安防范的重点时间,派出所巡防要改变防范策略,11点以前可以放松,3点以后贼也少一点。巡防,我认为首先要以点带面,要在闲杂人员比较集中的地方布置几个监控。其次……”

“客观上我们是存在警力不足的问题。所以更要靠我们全体群众齐心协力,献计献策,把社会治安管好……”社区民警王郑回答道。

走出古街社区,记者又来到了椒江区衙门巷社区。时过8时,这里的警民恳谈会依然开得热火朝天。80多人把小广场挤得满满当当。社区民警阮林根耐心地向居民们介绍安全防范常识。“晚上出行要走热路,不要走冷路。”紧接着,大家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社区居民针对出租房屋和流动人口管理纷纷建言献策:要加强社区治安巡逻,深夜对出入社区的外来人口要登记。阮林根仔细倾听,一一记下他们的意见建议。

一旁的群众用朴实的话语表达对“恳谈日”活动的欢迎。椒江区的齐惠华大妈说:“‘恳谈日’好,我们把平时没有机会讲的话都讲出来了。”63岁的居民徐庆连说,每次恳谈会他都来参加了。这个形式很得民心。以前是老百姓向派出所去反映事情,现在是民警下来听老百姓的心声。他说,通过上三次警民恳谈,社区居民联防意识明显增强,社区里赌博现象也少了,治安也好多了。老徐希望恳谈会能长期开下去。

从今年9月6日起,台州市公安局确定每个月的6日为全市公安机关的“警民恳谈日”,当天是第四个“警民恳谈日”。当晚,台州市各级公安机关以派出所辖区的社区和警务区为单位,1300多名民警在309个点与1.5万多老百姓面对面交流。

“通过这一平台有助于拓宽警民联系渠道,深入了解民情,解决社会治安的热点、难点,构建和谐的警民关系,全面提升广大民警做群众工作的能力,从而夯实公安基层基础工作。”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表示。

“警民恳谈日”活动是台州市公安局在总结完善“民主恳谈”做法的基础上形成的。恳谈会的亮点,就在于恳谈模式的全开放、原生态。

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说:“台州公安‘警民恳谈日’活动借鉴了温岭‘民主恳谈’的方式,并在总结所辖的温岭市公安局‘民主恳谈’做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和完善,为着力构建和谐警民关系而推行的。”

1999年,温岭开展农业农村现代化教育,一部分乡镇看到群众对“你说我听”的活动不感兴趣,于是尝试着让群众上台发表看法,与干部平等讨论。温岭乡村涌现出不少充满泥土味的民主形式,有“现代化论坛”、“农民讲台”、“民主对话”、“村民民主日”等等。面对群众高涨的民主热情,当地政府没有将其视作“洪水猛兽”,也不是束手无策。通过调查研究,他们对比多种形式,最终确定将民主恳谈会作为载体在温岭市实验和推广。自此,温岭这一创全国先河的“民主恳谈”形式载入中国民主政治史册并获得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作为该市“民主恳谈”中的一部分,温岭市公安局也于2000年推出了“警民恳谈”。

2006年,台州市公安局党委经过认真调研后敏锐地发现,采取“警民恳谈会”形式是新时期了解民情、密切警民关系,解决社会治安问题的一种重要载体,于是果断决定从2006年9月起在全市公安机关推出“警民恳谈”。

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形象地用“超级女声”的选拔方式来解释恳谈会的亮点,他说,亮点就在于恳谈模式的全开放、原生态,即恳谈对象不受限,“谁谈都可以”;恳谈内容不受限,“什么都能谈”;恳谈形式不受限,“怎么谈都可以”。让每个百姓都能参与进来,让每个人都能说得上话。

此举改变了以往固定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区干部、治保积极分子等人员的做法,真正将交流恳谈的范围延伸到全体群众中。在恳谈内容上坚持开放、包容的原则,群众可以就公安机关的任一警种、任何话题进行询问、提出意见,表达方式也不受限制,群众要听就听、要讲就讲、要走就走,聊聊家长里短、喜怒哀乐,说说自己的难事和忧虑。

每月6日之前,社区民警在社区张贴“警民恳谈公告”,告知社区居民恳谈会的时间、地点等事项,动员群众积极参与。为了使“警民恳谈”活动取得实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市公安局统一印发了《警民恳谈会记录本》,下发了《意见反馈告知表》。对于群众意见和建议不能当场答复的,事情处理后一律填写《群众意见反馈单》。各派出所专门确定一名所领导,负责督促做好群众意见、建议的登记、落实和答复工作,做到事事有落实,件件有回音。此外,市公安局建立了相关检查考核机制,特别申明了纪律,如果民警对警民恳谈态度消极搞走过场,对群众的意见、建议漠然处之,不予落实而导致群众强烈不满,造成严重负面影响的,一律以失职论处。

警民恳谈规定:对群众提出的尖锐问题不准中途打断;对群众的指责抱怨不准顶撞;对群众提出的疑难问题不准推拖不办;对一些意见和建议,民警要当场予以答复或解决,并积极整改。有些由于客观因素不能当场解决或解答的,坦率地向群众说明原因,确定日期告知结果,取得群众的谅解。对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的事情,也做到耐心听取、详细解释,同时告知群众正确的表达渠道,并力所能及地帮助联系相关部门。

恳谈会对民警的素质是新的挑战。这项制度推出后,民警们深感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

恳谈会上,群众敲的是当面锣、对面鼓,有的还带来律师当参谋,你必须面对面回答能不能办,依据是什么———这对民警的素质是新的挑战。

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星耀坦率地告诉记者:“在推进中遇到过思想障碍。有的民警特别是新民警,他们水平高、文凭高,但最缺的是做群众工作,进不了门,搭不上话,沟通不了群众,对‘恳谈会’是不敢开,不会开,不想开,认为‘没事找事,多此一举’;也有些群众将信将疑,认为‘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也曾有过担心,怕把恳谈会开成‘批斗会’,‘百姓出气,民警受气’。”

台州市路桥区区委常委、区公安分局局长邱福康说:“群众是公安工作的基础。做群众工作是民警最基本的综合素质。面对面的恳谈活动,就是要推动民警转变作风,主动去做群众工作,强化民警的宗旨观念。同时我们通过加大宣传力度、以老带新、典型引路的方式消除民警的顾虑,培养新民警做群众工作的能力。”

温岭市公安局太平派出所曾是恳谈会的试点派出所,民警蒋春奋说,这项制度推出以后,民警们便忙活了起来,深感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如果不了解情况,摸透想深,面对群众的问题哑口无言或结结巴巴,当场难堪,群众是不会客气的,恳谈会也开不下去。

民警走村串户摸清群众最盼望、最急于解决的困难和问题,找到了许多坐在办公室里不可能发现的矛盾症结。局领导也以旁听者的身份,观摩指导恳谈会,并与民警群众座谈,要求以恳谈的实效来促进民警转变观念,引导群众有序参与。

路桥区公安分局路桥派出所所长胡敏秀说,“警民恳谈”对民警来说,无论是会前恳谈准备还是会后有关事项落实,都极大地锻炼了民警的群众工作能力。特别是让民警直接面对群众,对会上群众提问的答复既要注意内容的依法依理,又要注意表达方式的和气友善,提高了与群众的对话能力。

记者在台州采访时,许多基层民警都深有感触:“恳谈会成了我们做群众工作的讲台和课堂。”温岭城西派出所所长张友康说:“警民恳谈就是要让群众对派出所工作有知情权,同时也使派出所主动置身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从而使我们不敢有丝毫怠慢、松懈。”

“‘警民恳谈日’全开放,面对面,收集到的是最基层群众的诉求,掌握到的是最基层群众的反响,让群众把不满、怨气、怒气表达出来。通过这一途径我们与群众加深了了解和沟通,现在他们有事就来找我。”提起恳谈,在路南派出所方林村社区工作刚一年的民警池德胜心里有说不完的话。

认识提高了,许多派出所在“警民恳谈”的内容、形式上进行不断探索、实践,有圆桌会议的、有茶话会的。仙居城关派出所采取先放电影后恳谈的形式积聚了很高的人气,路桥派出所采取放幻灯片的形式介绍公安工作,使群众一目了然。

不能光谈就了事,群众利益无小事,“警民恳谈”的生命力关键在于要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

“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静下心来,听百姓谈谈。生活的烦恼,和民警说说;工作的困难,对民警谈谈。常到社区恳谈,到社区恳谈……”在温岭,一首《常到社区恳谈》的歌曲于近日“诞生”。这首歌的作者是东辉小区的居民金琴琴。她说,公安局推出警民恳谈日制度,心里很有感触,于是仿照《常回家看看》创作出这首歌。

路桥街道居民王根土认为,“恳谈会”让群众有怨能诉,有理能讲,有话能说,老百姓认可警民恳谈,关键在于落实上奏效。在许多人看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派出所民警都能认真对待。

从9月开始,台州市已举办了四期1008场警民恳谈会,共有4500名民警、4.6万余名群众参加,收集群众意见、建议4367条,当场解答和解决群众问题1950多个,取得了良好效果。通过警民恳谈等有效方式,温岭市公安机关群众满意度从过去的2.6%%上升到现在的95%%。

在温岭市箬横召开的一次警民恳谈会上,一居民当众向派出所领导“发难”:“你所里的报警柜台太高,看不到接警员。”所领导回去后,立即将1.5米高的接警台改为1.0米,让群众报警说话不再费力。事后,群众不无幽默地说:“民警是鱼,百姓是水,出水的鱼儿如今又游回来了。”在东辉社区召开的恳谈会上,居民对乱停车、停车难问题反映强烈,太平派出所在会后多方协调,通过划线定位、发证巡查、设障限速等方式进行整改,使社区停车秩序大为改善,社区居民十分满意。在锦屏社区组织的警民恳谈会上,群众提出加强护村队伍管理的建议。太平派出所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大胆地开展护村队改组的探索,将松散型的管理变为专业型管理,实行统一招聘队员、统一筹集护村经费、统一规范管理。联合护村队组建后,治安防控局面迅速得到改观,辖区内治安稳定,刑事案件得到有效遏制,群众为提议被及时采纳兴高采烈。

温岭市有4000多名外地籍的职业驾驶员,基本上处于脱管状态,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该市交巡警大队通过恳谈会,广泛征求意见,对外地籍驾驶员实行统一管理。通过推行查询登记制度,使交通违法行为明显减少,交通事故明显下降。

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说:“解决好群众的小事,就是保持社会稳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事。‘恳谈会’的生命力就在于它能不能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

莫让“好棋”沦为“形象工程”就更需要从“实”入手。恳谈日活动将在浙江省公安机关推广。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指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重心在基层。强调“要加强基层基础工作,认真把握新形势下党的群众工作的特点和规律,千方百计把群众工作做深做细做实,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台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许德佳告诉记者:“面对面的警民恳谈就是以拉家常、谈民生、解民忧为主题,以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为重点,通过面对面的交流,畅通民意沟通渠道,完善利益诉求机制,及时化解矛盾,密切警民关系。同时也使群众有了参与治安管理工作的机会,促进了公安工作的进一步开展。”

记者通过几天的采访,深深地感受到了“恳谈会”确实是一着“好棋”。但也有群众担心是否会“走过场”、“一阵风”。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说,这就更需要我们从“实”入手,无论是人员组织还是解决问题上都要实实在在,取信于民,防止敷衍塞责,特别是防止恳谈时恭恭敬敬、落实时马马虎虎的情况出现,不能让“好棋”沦为“形象工程”。

在抓落实问题上,群众所提意见听多了往往会是“老调重弹”,特别是反映的一些治安热点、难点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好的,所以,民警除了有责任心,在落实上下功夫外,还要真诚答复,取得群众谅解,否则就会“赶跑”群众、失信于群众。

记者调查发现:非公安类的问题占了一定比例。比如社区物业管理、摆摊设点等问题。对待这些不是公安机关管辖的社会问题,一方面民警要“勤”字带头,勤联系、勤沟通,更重要的方面还在于政府有关部门应建立一种联动机制,真正为民办实事,增进社会和谐。令人欣喜的是,这个在台州公安局广泛推开的“警民恳谈日”活动日前得到了浙江省公安厅和台州市委的肯定,将在全省公安机关和台州市推广。

警民恳谈会刚刚实行三个多月,效果也刚刚初显,怎样按照六中全会精神进一步完善它,加强基层的执政能力建设,这是最近台州市公安局党委认真在抓的一件事。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在接受采访时的第一句话就是:“恳谈会必须将群众的呼声作为公安工作的第一信号,把群众满意作为公安工作的根本目标,把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作为公安工作的重点,把解决群众的诉求作为公安工作的主要任务,从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来进一步完善它。”陈棉权说,我们就是要拍群众的“马屁”。 ( 詹肖冰 谢佳 冯常华 陈秋高 )

联系地址:台州市开发区康平路2号 邮编:318000 电话:0576-88212000

版权所有 台州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