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台州:“警民恳谈”让百姓多说话

    路边的恳谈

12月6日晚7点 ,浙江台州温岭市横峰街道莞渭陈村办公楼前的“社区会议中心”———路边的遮雨棚,是34岁的社区民警黄朝晖布置的简陋会场。

一支笔,一杯茶,一张矮小的粗木凳,黄朝晖说他已经习惯于主持这样的小场面。———每月接受他所辖区村民的质询、解答问题,仿佛浙南最常见的乡村传道牧师,微笑、细声细语地说话,不断地把声音压得更柔和。这份工作做得好坏直接影响他的业绩考核。温岭公安局的宣传干部陈秋高说,没有人敢得罪村民。

这一天,村民们几乎没有讨论什么大事,大家反映的焦点在于最近频发的摩托车盗窃案。

一个小伙子先提起了自己摩托车被盗的事。“你们这几天有没查到赃车?帮我问问。我们都知道是外地人做的,你们怎么还打不掉?”

黄朝晖解释,“这种案子很难侦破。但我们平时可以留点心。”黄朝晖掏出准备好的材料,开始逐个分析起最近街道摩托车盗窃案的特点,并总结出了村民们需要注意防范的要点,有细心的村民拿出笔认真地记录了下来。

另一个村民则说,住房周围的工厂日夜开工,巨大的噪音让他失眠了好几天。

虽然这应该是城管或环保局管辖的事,与警务工作没有关系,但黄朝晖还是做了解释,“这个事公安管不了,但我们一定会代你向街道反映。”他让身边的另一名年轻警官做了记录。

同一天,在台州全市各区县街道,或古巷或树下或室内,都举行了类似的路边会议。“出租房屋太乱,该严管!”“所里的报警柜台太高,看不到接警员。”……这样的问题比比皆是。

台州警方通报说,自9月台州市公安局把每月的6日定为“警民恳谈”日起,迄今全市已举办近千场警民恳谈,共有4000多民警、5万多名群众参加。

发轫温岭

“我们不限制形式,不限制内容,不限制对象,完全开放,要来的群众要听就听、要讲就讲、要走就走。”台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棉权说,老百姓在恳谈会上可就公安机关的任一警种、围绕任何话题询问、提出意见,公安机关不仅要现场回答群众提问,同时要认真听取群众的批评意见。

这样的场面,很容易让人想起同样发轫于温岭的“民主恳谈”。温岭市公安局副局长林清福承认,作为“警民恳谈”的首创者之一,他和同事们一开始借鉴的正是“民主恳谈”,“‘警民恳谈’就是‘民主恳谈’的拓展”。

林清福和城西派出所长张友康,都曾在松门镇任过职。当时林任派出所长,张任教导员。而松门镇,正是2003年曾获得政府创新奖的“民主恳谈”制度的发轫地。学者们惊呼的“21世纪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一道新曙光”的“民主恳谈”正发生于此。

一个背景是,当时在温岭,民主恳谈走向制度化。2004年,温岭市委出台关于民主恳谈的文件,规定民主恳谈是乡镇政府决策的必经程序,并将其列入政绩考核体系,与乡镇官员奖金直接挂钩。

“当时我们都是被动地被政府推着做工作,不是很积极。”林清福说。

林清福回忆,1999年,温岭发生“张畏案”,警匪勾结问题曝光,公安局长和前任太平派出所长都坐了牢,公安的声誉一下降到了极点,温岭市公安机关的群众满意度最低时只有2.6%。他在太平派出所推行“警民恳谈”,完全出于无奈,“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再说”。

太平派出所一线民警蒋春奋回忆,以前都说公安“门难进,脸难看,话难说”,那段时间,“老百姓没人理你,都戳脊梁骨骂,根本没法做工作。”

林清福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想到了他所熟知的“民主恳谈”,派出所的民警被全部赶下基层,入户走访。

“1999年太平派出所跌落到了谷底,2003年成为浙江唯一的全国模范派出所。美誉度97%。都是公安厅抽调专家随机抽样,暗访得出来的。”林清福强调说,这和“警民恳谈”密不可分。

台州市公安局长陈棉权承认,警民恳谈的现实考虑出发点,正是“探索新时期下,如何构建新的和谐的警民关系”。

“我们就是要拍群众的‘马屁’,讨老百姓的‘好’,拍好领导马屁容易,拍好群众的马屁,那才是本事。”陈棉权说。

从9月开始,台州市公安局已把每个月的6日定为全市“警民恳谈日”,刑侦、治安、交警等业务部门则根据就有关本警种的热点、难点问题,定期、不定期的组织开展。

“恳谈日”前,由民警在社区张贴公告告知居民。恳谈模式实行“三不受限”,即恳谈对象不受限、内容不受限、形式不受限。公安机关不仅要现场回答群众提问,同时要认真听取群众的批评意见。前来恳谈的群众要听就听、要讲就讲、要走就走,完全开放。

沟通很重要。林清福说,他在工作中发现,警察的“美誉度往往来自两方面,除了你所办实事的直接受益者,就是发现你做了好事的人”。

“群众最现实,也最容易满足,一句好话就能满足。”陈棉权说,平时警民沟通中的细节、小事往往更能打动人心。

比如活动的原先定名“警民面对面”,大家觉得应该把姿态放低,就改成了“警民恳谈会”。后来又发现,一般开会总要有主席台,一个坐上面,一个坐下面,距离促膝谈心实在太远。

为了配合改造,“警民恳谈会”先是被去掉了“会”字。从第三期开始,更被撤掉了桌子,“凳子、石板,站着、坐着,对面、背后都可以。原生态,全开放。”

林清福说,除了沟通,他更看重的是恳谈在决策民主中所起的作用。

“好多决策,当大家参与其中,成为决策者时,推行工作就很容易。群众参与决策、决策民主化,就能防止决策失误和偏差。”

一个例子发生于2002年的太平街道锦屏社区。当时都有护村队,都是村干部的亲友充当,白拿工资,“群众意见很大”。派出所在恳谈会上遭质问后,进行了专题调研。最后的改革方案是,将护村队的经费交综治办,经费统一支配、人员统一招收,定好条件从村民中公开选拔。

问题被捂着不等于没有问题。老民警蒋春奋说,“警民恳谈”的好处,还在于提供了了解“真正民意”的平台。“有人会骂得比较凶,但你做了好事,肯定也会有人夸你。”

蒋春奋说,在民主决策的过程中,平时“爱管闲事的人”现在成了受欢迎者。“管闲事的人,平时会更关心大家的事,往往会更切中要害。”这些人,成了他开会前必先走访的对象。

“关键要看行动”

“警民恳谈”被大幅推广后,对形式主义的担忧一直存在。温岭政法系统的一位干部说,在很多地方,这种措施不可避免地遭到歪曲,被匆匆敷衍了事。“说好话,不说话,编造记录也有不少”。

张友康也表示了同样担忧,他以自己的经验提醒说,一定要注意这些倾向,“图形式不求实效,一阵风,过了就算,这不行。群众反映的问题,职责范围内的一定要解决。”

“关键要看行动,光说不做没用,还要注意回复,让老百姓知道你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松门派出所民警吴健说。

陈棉权说,他们正在研究如何以合理的机制激励民警参与恳谈的积极性。

他认为,在警惕形式主义的基础上,“警民恳谈”至少有几方面的意义:一是搭建了警民沟通平台,建立了利益诉求机制。“群众有话到哪说,和谁说,都有了保障,大方向好。”

二是提高了民警做群众工作的水平。“以前跟老百姓都不接触,还谈什么心里装着群众,都是空话。”

三是警民的融洽度提高。“气出了,没了,和群众有了更好的沟通交流。”

陈棉权承认,经过三个月在全市的推广尝试,“不吹牛,我们现在肯定没有特别大的效果,做了小小的事情,没有突出的事例,都是琐碎的。如果做几个月,就有了效果,那是假的。没有效果或一般效果,那是真的。”

但无论如何,台州警方“警民恳谈”的尝试正在不断得到肯定。

最新的消息是,自温岭市公安局发端,进而在台州广泛推开的“警民恳谈”活动,得到了浙江省公安厅的肯定,将在全省公安机关推广。而台州当地政府,则已在10月16日发文决定将此举在全市各级各部门全面推广。(录入:陈利明)

作者: 记者吕明合  来源:南方周末  时间: 2006-12-14  

联系地址:台州市开发区康平路2号 邮编:318000 电话:0576-88212000

版权所有 台州市公安局